您现在的位置: 首 页 > 英才计划 > 员工心声
博鳌看海 时间:2011-02-16     来源:总部    作者:方保华           字号: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在我的印象中,博鳌之所以闻名,是由于亚洲博鳌论坛和永久会址,其实博鳌的海也十分美丽,而且独具特色。

        同三亚、青岛的海相比,博鳌的海似乎有些孤傲,万泉河、九曲江、龙滚河三江横卧于前,仿佛三条巨龙镇守着隘口,大有拒人以千里之势,站在鳌头,远远望去,南中国海就像一个害羞的少女,躲在狭长的沙坝之后,自顾自地潮起潮落。

        大约五分钟的航程,我们登上了砂坝,导游告诉我们,这就是闻名中外的“玉带滩”。玉带滩是一条自然形成的狭长沙滩半岛,南北全长8.5公里,东西最宽处约700米,涨潮最窄时仅10米,地形地貌酷似美国的迈阿密、墨西哥的坎昆、澳大利亚的黄金海岸,在亚洲可谓仅此独有。1999年6月玉带滩以“分隔海、河最狭窄的沙滩半岛”被认定为“吉尼斯之最”。

        站在玉带滩上,放眼远眺,但见南中国海烟波浩渺,一望无际。海水的颜色由略黄、浅蓝、深蓝,直至海天一色,犹如一幅绝妙的南海风情画。不远处,一个多块黑色巨石组成的岸礁,状如垒卵,突兀嵯峨,屹立在波浪之中,那便是“圣公石”。传说它是女娲补天时,不慎泼落几颗砾石,落定于此风水宝地,千百年来,任凭风吹浪打,岿然不动,一直和玉带滩厮守相望。

        回过身来,又见万泉河、九曲江、龙滚河三江交汇,鸳鸯岛、东屿岛、沙坡岛三岛相望,水泛银波,岛撑绿伞,永久会址犹如一个巨大的天外飞碟,静卧鳌身,一海一河,一咸一淡,一动一静,恍然身临仙境。

        踏水其中,海水滑滑的,带有几丝凉意,金黄色的沙粒有些粗,稍显格脚,颇有按摩之妙。这时,南海好像倏然间脱下了那层羞怯的外衣,变得激情和豪迈,不断掀起层层白浪,直扑游人。不一会儿,儿子的衣服全然湿透,我也湿至胸前,我们索性置身海中,任凭风吹浪打,儿子拉着我的手,还即兴玩起了“跳浪”。见我们父子玩得高兴,坐在沙滩拍照的妻子也禁不住试水其中,几阵巨浪之后,被“黯然”迫回沙滩。

        玩累了,我们一家三口来到一个游人稀少的地方坐下,我把脚埋进沙滩,尽情的看海天一色,看远山如黛,看游人如织;看白云飘过天空,看滑翔机在头顶盘旋;看摩托艇拉出长长的白练,看海浪翻滚着漫过沙滩……
不知过了多久,一个生意人抱着一只玳瑁幼龟走过来兜售生意,儿子看着好奇,伸手摸了摸,又拍了拍海龟的背,海龟竟象一个见惯世面的大明星,泰然自若,大度而温顺。最终,我们以伍元钱成交,抱着、骑着、举着、顶着海龟一通狂拍,连胆小的妻子也凑起了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 我站起身,想四处走走,妻儿却赖在原地不动。我独自向南前行,享受着这独处的清幽。玉带滩从博鳌港口向南伸展着, 苍绿的木麻黄林、婆娑的椰树林覆盖其上,远处水云间掩映着村庄,恍若人间仙境。万泉河上游船如织,映衬着几只闲散的木舟,动静相宜,相应成趣,顿时,耳旁似乎响起了李双江那嘹喨的歌声“我爱万泉河,我爱五指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我沿着海滩慢慢回度,海浪不时漫过脚背,象珍珠一样洒落在沙滩上,在阳光下熠熠生光。妻儿还痴痴地坐在那里,享受着母子间的那份独有的私密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,一位老人挑着东西从远处走来,凑近我们蹲下身,象变魔术一样从袋子里掏出许多海螺、贝壳,并一个劲地告诉我们:“这是天然的,没有经过加工,这是天然的……”老人约莫五十几岁,带着一顶破旧的草帽,古铜色的脸上布满皱纹,瘦瘦的,身板还算硬朗。其实他的贝壳算不上漂亮,儿子也许想起了乡下劳作的爷爷,花伍元钱买了三个。

        快到正午时分,我们正欲返程,天空不知从哪里飘来一块云,刹那间下起了瓢泼大雨,我们仓惶奔向渡船,直到船行一半才发现上了“贼船”。导游笑着告诉我:“上错船不要紧,就怕上错床。” 我回敬道,“只有你们这些东南沿海人才会“船”“床”不分吧,不信你念念。”顿时,船老大也被我逗乐了。这时,导游又说,“这是三江入海口,‘财源茂盛达三江’指的就是这里。大家同我一起伸出左手,向着南方连抓三下,一抓财气,二抓福气,三抓好运气。”导游故意顿了顿,看着大家松开了又接着说,“抓住,不要松手,把手放进兜里才行。”船里笑声一片,大家结结实实地被导游忽悠了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 世间之事也许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,比如我这次座错船,虽然浪费了些许时间,但在免费“被游览”三江的同时,感受了中国文化的博大和幽默。也许这就是辩证法。

        德国城市规划院乌纳(音)教授数次实地考察博鳌后作出评语:“就单体而言,博鳌的山不是最好的、水不是最好的,岛不是最好,沙也不是最好的,但它们组合在一起,不但是中国也是世界最美妙的画卷。”这大概就是和谐之美,团队之美,协作之美吧!权当作为博鳌看海的一点感悟。